独白

"我想,我即将崩溃。"

说话的那人静静地躺在我面前的长条椅子上,两眼望着天花板、双手互握着平置于胸前。

——那么虔诚而安详的神态,仿佛在对他所信奉的神做祷告一般,但我却知道他内心的苦躁与不安。

——他让我有种见到了一个被囚禁在二十余岁身体里的、年近半百的灵魂的感觉。


"就像所有故事的开头一样,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始。"

"你要知道,开头总是很难的。"

他侧头看向我,略微僵硬地上扬了下他的唇角,似乎在强迫自己微笑以示友好。

但最终却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放弃了那个艰难的笑容,然后一点点得,开始了他的独白。

继续阅读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