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

BGM: キセキノハナ-Lyrico

备选:Canta Per Me-Italy
星之所在-钢琴版

=====

半眯着双眼,云雀忽然觉得其实那样灿烂着的阳光、那样闷热着的气温,并没有一开始那么讨厌了。

=====

天光微亮,他却已从床上爬起。

飞奔向洗手间梳洗完毕,拽了书包背在肩上再跑下楼,

最后和正在准备开张的老爹打过招呼,他雀跃着登上了开往城郊的公交车。


大概是因为周末的缘故,车上几乎没有什么人。

看着空荡荡的座位,他最后选择了车的后排一个靠窗的位置,然后安然坐定。


一路上车子慢慢颠簸,自城市的中心开始绕过各个大街小巷,然后一点点地远离了喧嚷的街道,开向城郊附近的树林茂密。

他则一直望向窗外,咧嘴笑着看远方缓缓升起的太阳带着光芒照亮树枝上凝聚着的、尚未展开枝芽的翠绿欲滴,满脸掩饰不住的欢喜。

而透过干净透彻的车窗玻璃,逐渐明亮起来的日光开始带着热量缓缓地凝聚在本就狭小的车厢内,不肯散开。

那温度层层叠叠地累积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到最后竟热得令人发闷。


于是靠在车窗旁的他微闭着双眼,开始在那温度中昏昏欲睡。

"啊啊,其实还是很热嘛。"

默默地想着,他忽然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原本无比激动着的心情早已在热浪中被消耗殆尽,然后在车辆富有节奏的颠簸感中转换成了不可匹敌的睡意。


一边挣扎着告诉自己不能睡,他却一边鬼使神差地低头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车外开始逐渐郁郁葱葱的树林。

然后发现这里离自己的目的地还远着。

于是他便抱着"只是休息一会儿而已"的心情,闭上了双眼。

可他最后却还是忘了时间、歪着头,趴在前一排的椅背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还是低垂着头闭着眼,脑袋则随着汽车的颠簸而上下轻微地点着。

很明显地,他依旧睡得深沉。

直到车的一个大转弯让他毫无支撑力的脖颈稍微扭了一下,他的头便"砰"地一下撞倒了旁边的车窗上。

不算太过剧烈的疼痛,却足以让他清醒。

于是他慌忙地睁开眼然后抬头张望了一下四周,拽着一旁的书包匆匆跃出了尚未合拢的车门。


"啊啊,糟了,坐过站了呢。"

他挠头,看着四周不太熟悉的景色尴尬地笑。

看了看表,不幸中的万幸,现在离约定的时间还大约有点空余。

仰头,他看了看天上淡薄飘荡着的白云与灿烂着的日光,然后背起书包向来时的方向大步跑了下去。


=====


离约定的时间已然过了7分钟。

坐在树荫下的木椅上,被下午的炎热闷到不耐烦了的云雀不由地皱起了眉,然后开始想到底要怎么咬杀那个迟到、不守风纪的家伙。

可随即,他便听到身后传来的急促的脚步声——有谁正急匆匆地向他跑来。

刚刚扭回头,便有什么微凉的听状物贴到了脸颊上。

与日光下炎热的温度截然不同的冰凉激得云雀一愣,然后就听到一个微微气喘吁吁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嘛,刚刚特地去给你买的冰茶哟云雀。"

云雀半眯着眼仰头,看自己头顶阳光倾洒下来的光芒里一个熟悉的轮廓与笑着的眉眼,原本皱着的眉却已然于不知不觉之间地微微舒展开来。


"这样就不生气了吧?哈哈。"

将手里的冰茶递了过去,山本挠着头,看着云雀开始灿笑:

"嘛嘛~云雀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迟到,扰乱风纪——咬杀!"

"唉唉你不是不生气了吗?而且这个似乎不算在约会的行程内啊云雀..."

对方哀嚎着连滚带爬地与自己拉开距离——虽然自己明明还没有打到他——然后一脸委屈地看着自己。

不动生色地停缓了手中的双拐,云雀看着山本瞪大了的淡栗色眼眸里自己的身影,不耐烦地问:"哼,那你说什么才算?"

小心翼翼地又凑了回去,山本双手捧住云雀的脸颊,然后低下了头,轻轻地、略为笨拙地吻住了对方的唇。

"当然是这个。"

他在云雀耳旁低语。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其实说你的文说多了就是鸡蛋里挑骨头……很有味道啦,同样的场景,我也写不出~
MM现在缺的是历练、力量,是为文以外的东西,慢慢积累,坚持写下去。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