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虚与温暖

成长于北方寒冷的国度,他无时不刻地渴求着温暖。

所以当他逮住风雪冰天里那只瑟缩着的兔子的时候,他兴奋地抱住了那团与雪有着相同颜色、却又有着截然相反的温度的小动物。

看着对方圆瞪着的双眼血红、以及清澈眼神里自己的倒影,他温存地笑了,然后将对方抱得更紧

"永远地陪伴着我吧,因为你是这样的温暖。"

他一边单手卡在兔子的喉咙上试图更加仔细地感受它绒毛下的温度,一边以带着微笑的唇型在兔子耳旁轻声说。

可随即,他便感觉到兔子因为不适而展开的反抗。

——十分有力的负担,就像对方的生命力。


堇色的眼眸一瞬间闪过迷茫,他不解地问

"呐,为什么要反抗我呢?我明明是这么的喜欢你、喜欢着你身体的温度。"

委屈地皱着眉,他几乎要哭出来一般,然后逐渐加重了手间的力度。

直到对方扭动的幅度慢慢减小、直到对方不再具有挣扎的力量。

——因为那脆弱的生命力已然消耗殆尽。


"这样才对哟,乖乖地。"

他对这尚且温暖的尸体喃喃自语,随即轻笑。

笑到眼中含泪。

——啊,我的温暖又走了呢。

=====

那时,他尚且年幼。

却已开始眷恋温暖。

=====

不知多少年后的一天,他满怀欢喜地将手搭在基尔伯特白色的发上,然后细细地摩挲。
注视着对方因愤怒而越加鲜红的眼眸,他微笑着说:

"活得久一点吧,然后永永远远地陪伴着我,小兔子。"

——而这次,我将会很小心地抓着你不放手。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