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の菊

献给我们家的宅菊~
[请相信我不是故意把你写成受而且性格崩裂,好么?]

BGM:ハル 私の大切な人

=====

"耀君,你在么?"

他撑着一柄淡青色的油纸伞,一步步地前行。
木屐下的齿敲在雨浸的青石长阶上,叩叩作响。


"为什么不说话?"

收了伞,他迈步走上青竹的走廊。
然后伸手轻拉开木格的移门。


"是还在生我的气么?"

门上的白纸在风里瑟瑟地抖,他则安静地脱了木屐,赤足踏入房内。
续而正跪在稍嫌冰冷的硬木地板上。


"过去发生的那些事情,或许是我的不对。"

单手执了一旁紫砂的茶壶,长长的袖下便露出他线条硬朗的白皙手腕。
他微颔了下颚,续而用壶中浅绿色的清苦汁液将面前的茶杯细细地斟满。


"但,你也有错..."

把玩着掌中那盏热意满盈的小巧茶杯,他却没有要喝得意思。
漆黑的眸盯着杯中缓缓旋转着的绿叶看了良久,最终又低垂了眼帘。


"...都是你,太宠溺我了!"

收紧了苍白的十指,他听到"喀嚓"一声脆响。
然后,自指尖开始到掌心结束,有清晰的痛感传来。


"..."

睁开眼,血液的殷红伴了和服的苍白再配了茶水的青黄,一起映入眼底。
缓缓地松了手,沾了血红的茶杯残骸便从指间滑落到地上,滚了两滚不再动弹。

=====

"小菊,受伤了么?怎么这么不小心..."

"快点过来让我看看。"

"怎么,在害羞么?没关系,我可是你们的哥哥啊!"

"别让伤口碰到水,不然会感染哟。"

留着长发的青年穿着青黑色的长衫,清秀的眉间微蹙,满脸的担忧与心痛。
细心地用白纱的绷带绑了他的伤口后,对方又安慰似的轻拍了拍他的肩。

清朗的声音和细语温柔地嘱咐,让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割自己的心脏。
一下,又一下。

=====

"你,不是我的哥哥。"

他站起身来,伤口处的血液便顺着下垂的指尖点点滴滴地飘零,如同离了树的樱花。
推开门,他终于头也不回地离开。


"对我而言,你,不过是王耀罢了。"

屋外木屐声响起,一柄淡青色的油纸伞在风中随着他的步伐轻轻摇曳。
一步步地踏过那一行行排列的青石长阶,他受伤的左手紧握成拳。


"...一个,我想要得到,却未能得到的人..."

未被关严的木格门在风里瑟瑟发抖,吱吱呀呀地响。
白色的窗纸和深色的木棱上,一个模糊不清的红色手印。

=====

"抱歉。"

"抱歉,小菊。可我不会属于任何人。"

"小菊,我是你的哥哥,更是小香、小湾的哥哥...我,是'你们'的哥哥,并且为此而自豪着。"

"恨你?不,我不会恨你。但我也不会原谅你。"

"你走吧..."

长发的青年没再看他,而是留给了他一个消瘦的背影。
披着深色的长衫的背上,有一条长长的伤口,自右上而到左下,深可见骨。

那是一道由他亲手留下的伤口。
是一道永远也消失不了的伤疤。

不管是在身体上,还是心灵上。

=====

"你不知道,我多么希望我们不是背负着如此沉重包袱的国家..."

他低声呓语。
续而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留下他背后的那座华阁,空无一人。

在他去之前,没有人。
在他离开后,亦无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TheSeventhDay

献给我们家的宅菊~[请相信我不是故意把你写成受而且性格崩裂,好么?]BGM:ハル 私の大切な人 ===== TheSeventhDay 謝謝阿普o(^∇^)oワーイ♪ ...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TT^TT.....太悲傷了.....
55555....阿菊.....你這個傻孩子....
愛到崩潰了....

阿普....你這個後媽TT^TT..
寫得很好啊....就是虐了點...
有機會給俺寫個HE的吧...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