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の子猫

山本武:
——回家的路上去买了紫菜和生鱼,打算回去做寿司给云雀吃。

正走着,他看到有条黑影不知自什么地方一跃而出。
大概是长年打棒球而锻炼出来的动态视觉能力,他一眼就看清那是只年幼的黑猫。
"哈哈,好可爱啊。"
看了半晌,他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好像云雀。
一想到这里,他便忍不住伸长了手臂、用力揉了揉猫咪头顶那柔顺的黝黑色绒毛。
——啊啊,越来越觉得它像云雀了怎么办?
——眼睛的颜色很像、瘦削的身体很像、毛发的颜色很像...
——明明很温柔却总显出一副强势的样子、试图把自己身边的人吓走的行为,也很像。

还没想完,那只猫却已开始张牙舞爪。
趁山本不注意,它露出尖锐的牙,冲着他的手便是狠狠地一口咬下。
防御不及,山本痛地一咧嘴;被咬的手指则淋淋地流下血来,所幸不多。
再看时,那只小小的罪魁祸首早已一溜烟地跑了,不知去向。

甩了甩手,山本不怒反笑。
——嘛,我就说它很像云雀啊。
——随意招惹的话,果然会受伤呢。

莫地想到了什么,他低头看表,发现指针早已慢悠悠地跳过了一点半。
"啊糟了,云雀要等急了。"
他立刻急匆匆地起身,开始往家的方向赶去。

——开什么玩笑,云雀要是生气了,可就是和被小猫咬完全不一样的级别了啊!

=====

云雀:
——难得的假期,可以轻轻松松地在家里休息。

早上出门时,山本说他会去买做寿司的材料,晚上亲自下厨,让云雀尝尝他们家流传下来的手艺。
于是云雀便穿着和服,懒洋洋地坐在阳光下木质的和式拉门旁,等他回来。

其实不是非常期待山本做的寿司,只因为平日里的三餐已然全是那人的亲力亲为。
所以,属于山本的味道,云雀早已熟烂于心,如同那是他生命中早已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却不料那午后的阳光太过温暖,他一个没忍住便半倚着门扉睡着了。
漆黑的发半垂着,他一脸安恬的表情,睡得很熟。

若是山本看到了这副情景,多半会宠溺地说他像只赖在阳光下午睡的猫。
然后便会冲过来把他抱在怀中,一脸傻笑着以自己的鼻尖撒娇似地轻蹭云雀的脖颈,喃喃自语:
"啊啊,云雀真是太可爱了,我都不舍得放手了啊。倘若有一天,云雀不在我身边,我会不知道以后再怎么活下去的。"
而他则会被山本一连串的动作惊醒,起床气和因为听到山本所说的话而涌起的怒气一起爆发,一定要拳来脚往、打得山本不住惨叫才算解很。

他说:"你知道打扰我睡觉是死罪么?"
他还说:"以后不要用'可爱'之类的词语形容我。"
最后,他又说:"而且,我不会离开你.所以你要活着,永远像现在这样开开心心地活着。哪怕,我已经死去。"
——我要你活着,并且像现在这样开心。
——因为你的笑容,是上天赐予我最珍贵的礼物。
——所以,我想让你永远开心地笑。
——即使,我早已死亡。
而每到这时,山本便会忽然停止他做作的哀嚎,猛地从地上坐起来,然后将他揽入怀中,久久地不会说话。

[如果你认为现在山本已经到家了,那么请去看Extra Ending1, 反之请继续。]

"铃——铃——"
半睡半醒中,他似乎听到电话的响声。
可他却只翻了个身,没有管它。因为山本总会在第一时间去接电话,好让云雀继续睡觉。
"铃——铃——"
可这次,他等了半晌,那扰人的电话却依旧孜孜不倦地响着,没有丝毫将要停歇的意思。

——山本武那个笨蛋,难道还没有回来么?
一念至此,云雀便忽然清醒了过来,然后起身接起了电话。
他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话筒另一旁,什么人非常不耐烦地大喊:
"棒球笨蛋!为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十代目交待下来的任务一定要按时完成啊!"
是狱寺隼人的声音。

哼了一声,他用半睡半醒的声音低低喃呢了一句,
"山本武他不在家,任务什么的,交给我。"
明明他声音很轻,一副没什么杀伤力的样子,电话另一端的狱寺却久久没有说话
隐约之间似乎听到什么文件之类的东西散落在地的声音,乱成了一团。

等了一阵,他打了个哈欠,然后打算挂了电话回去接着睡。
"那个,云雀学长...山本他还没回来吗?"
可话筒那边却又忽然传来了阿纲怯怯的声音,顺便夹杂着狱寺的吼声:
"十代目!如果是您交代下来的任务,身为左右手的我一定会完成的!不一定要交给云雀那个家伙啊!"
"啊,狱寺君...其实交给云雀学长也没什么的,你刚完成任务回来,还是好好休息要紧啊。"
"十代目!!!原来,原来您是如此的关心下属,我,我..."

他轻轻挑眉,"哼"了一声打断那边无聊的对话,说:"吵死了,再不说我就挂电话了。"
"切,云雀你这家伙!既然十代目都已经这么说了,那谁去都一样了吧!"
接着,狱寺便将那任务的信息悉数告诉了云雀。

任务的程度不算太难,约定的位置刚好也不算太远。
于是云雀便脱了宽松的和服,换了身衣服去完成那本该属于山本的任务。

临行前,他看了眼表,时间是下午一点十三分。
他有信心在两点前回来。

至于现在还没回来的山本,就让他担心去吧。

=====

山本武:
——一路慌慌张张地跑回家,却已经过了两点一刻。

他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并由衷地祈祷云雀正在睡觉。
因为倘若云雀现在正安详地睡着,他便可以悄悄地溜入房间,趁云雀睡醒前做好寿司;
而不是面对因为等了他很久而积攒了满腹怒火,拿着双拐打算揍他一顿泄愤的云雀。
若真是那样,他一定死得很惨。

打开第一扇门,没有看到云雀的身影。
望了望阳台,窗外阴云密布,一副骤雨将至的样子,可是也没有云雀。
——好,看来云雀应该是在卧室中睡午觉,还没有醒。
于是山本便带着一脸死里逃生的表情,悄悄得溜进了厨房,开始做寿司。

当专心于一件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于是,等山本做完满满一盘寿司、再抬头看表的时候,钟表上的时针已经开始缓缓向四靠拢。
虽然很少见云雀这么晚了还不起来,但是也不错——最起码云雀不会因为发现他回来的那么晚而开始使用家庭暴力。

"哈哈,进行的很顺利啊。"
山本有些得意地想,然后便进屋打算叫云雀起床。

推开卧室的门,却发现床已经被铺得整整齐齐,没有云雀的身影。
"咦?不在主卧室?"他有些惊讶,随即挠了挠头,走向副卧室。

——嘛,因为副卧室是按照和式风格建造的,所以云雀很喜欢那里。
——他现在一定像一只可爱的猫咪一样躺在那里睡觉,一脸安详的表情没有任何防备吧?
他想到这里,便笑着拉开副卧室的门,说:
"云雀,起床吧。寿司已经做好了哟。"
但迎接山本灿烂笑容的,只是一间再平常不过的空房间。
米色的床边是云雀随手抛在一边的黑色和服。
接下来的五分钟里,山本找遍了整个屋子,却唯独找不到那和服的主人。

云雀不在家。
这本不是什么稀奇的大事,可山本却觉得自己脑海里猛地成了一片空白。
抓起挂在门口的西服,他夺门而出。


没有目的、没有方向,没有任何的缘由。
他只是觉得不安;他只是想快点找到那个瘦削的身影,然后用力把他抱在怀里,告诉他:
"我最爱的云雀啊,我最最可爱的云雀啊,我们回家吃寿司好不好?"
而那人便会转过头,一边说:"不要用'可爱'形容我!"一边打得他不断哀嚎。

没什么的,明明没什么的。
可又有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感觉如此的急躁?
是因为这雨前闷热的温度吗?还是因为这满天挥之不去的乌云,惹得他心烦?

他拎着外套,漫无目的地疾步穿梭于人流之间。
——没有没有没有!
——哪里都没有云雀的背影、哪里都没有云雀的气息。
他莫地想哭,却哭不出来。
反倒是天上酝酿了好久的暴雨忽然倾盆而下,一滴滴冰冷的雨打得他遍体疼痛。


——云雀、云雀,你在哪里?
——云雀、云雀,你快回来...

暴雨声中,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很快便散开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雨中,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绿荫葱郁的并盛,不大不小中庸最好..."
校歌忽然响起,却是山本的手机铃声。
只因为那是云雀最爱的曲目。

[如果你认为这将会是云雀打来的,请去看Extra-Ending 2, 反之则请继续。]

"喂?!"他急忙接起电话,不断地期盼话筒另一端传来的,将会是云雀的声音。
"沙——沙——对不起,山本——云雀他——"
雨下得太大,他什么也听不见。
"沙——去了——沙——是你的号码——"

手机中狱寺模模糊糊的声音忽然在"嘟"地一声中消失了。
没电了,手机没电了。

——哈哈,狱寺那家伙,在说什么呢...
——为什么,我什么也听不到啊...
他抱着头,蹲在地上,不住地开始发抖。
——雨啊,你为什么这么冷?
冷到他,有种内心都冻结了的错觉。
——好冷,冷的我想哭啊...
有什么冰冷的液体缓缓地模糊了双眼的视线。
他知道,那不是雨。

"喵——"
在雨滴争先恐后地落地声中,他听到了一声稚嫩的猫叫。
抬起头,他隐约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和一双正凝视着他的青蓝色眼眸。
于是他便伸出双手,颤抖着抱过那副湿透了的瘦削身体,放入怀中,紧紧地没有放开。
如同,那是他唯一的支撑。


——我听到了,我听到狱寺说你走了。
——我听到了,我听到他说,你手机上最后显示的是我的手机号码,但你却没有按下最后的"呼叫"键。

——云雀,云雀。我最爱的云雀。
——你在哪里?
——云雀,云雀,我最最可爱的云雀。
——你回来好不好?

——若没有了你,我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我该怎么过。
——若没有了你,我便和它一样,迷失了家的方向,更找不到归路。

——所以,云雀,我求求你。
——回来,好吗?


[如果你是个5927党,请去看Extra-Ending 3,反之则请给我留言告诉我你的感想,谢谢]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非常口耐和温馨,看了很舒服~

No title

兔子快去弄个留言板给我吐槽!「殴飞
(话说我看到了看到了HIT又多了两个一定有谁又去刷了你说是·不·是·啊~嗯?0W0++++)

「验、验证码是1874!!!!!!!!!!!!!!!!!」「你够了|||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