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cy? Cruelty.

他感觉那些原本黏附在自己额头、脸颊以及下颚的温热鲜血此刻正一点点地变得干涸而粘稠。
仿佛一层冰冷的面具套在脸上,但他却没有能力摘下它。

——若更准确地说,此刻的他,甚至没有足够的力气抬起或勾动自己的手指。


然后,有谁的手轻捧了他的下颚。手套摩挲皮肤的质感冰冷清晰。


一瞬间的惊惧后,他试图睁开眼,可挂着血液的眼帘却无力地睁不开。

几番努力后,只有一道模糊的光芒自缝隙中透过,他看到一袭染了血红的大衣下摆。


"我的小/加/里/宁/格/勒,难道你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么?"

那人与他对话时的嗓音轻柔带笑: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然后他也笑了。

因为他忽然想起来在路德维希——他的West——还小的时候,他的确曾经这样教过对方。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