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

改文风试验品。

BGM:華 カキスキススカッキ
[音源待补]

=====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原条/顿/骑/士/团/成员;又名普/鲁/士、或东/德、又或加/里/宁/格/勒。[当然,他本人认为最后这个称呼是种莫大的耻辱。]
作为"条/顿/战/神",他的前半生可谓是战果累累威名远扬。但相比之下,他后半生的称号却没有那么显赫——人们称他为,NEET。[其意为Not in education,employment or training。]
他虽想过等他的弟弟路德维希能够独当一面、并且成功出人头地后,他便将他所有的荣耀与成就拱手交付与对方,然后自己则悠闲地不问世事四处游玩,顺便发掘一下自己那与生俱来、但却一直没有机会与世人分享的他的诗人天赋。
但他却从未想过英俊如小鸟般的他,居然会成为一个NEET。[其实这多半是因为当时NEET这个词还没被人们所发明。]


事实上,基尔伯特的后半生,是这样计划的:

每天清晨,他大概会先被West[他对他的弟弟,路德维希,专用的亲切称呼。]叫醒,而后对方会先去洗漱,他则在"哗哗"的流水声中皱着眉抱过一旁的枕头盖在头上,然后继续呼呼大睡。

过不了多久,West会一边用毛巾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过来将他脸上的枕头拎走,以防止他因缺氧而窒息死亡。
"哥哥,该起床了。" 说完后,West下楼开始做早餐。
他翻身后,伸手挠了挠露在被子外面的肚子,顺便吧唧几下嘴,最后被从楼下传来的烤香肠的味道唤醒。[希望路德维希看到令他哥哥清醒的真正原因后,不要胃痛。]

拖着半睡半醒的身体,他走入洗手间。洗漱完毕后去厨房将West留给他的早餐消灭。最后他多半会翻遍冰箱,用一瓶冰冷的德国啤酒作为新一天开始的象征—— 但这并不代表他会看到早已外出工作去了的路德维希留给他的、那些贴在冰箱门上的注明"天气转冷,注意御寒",或者"早晨起来不要喝凉啤酒,对胃不好"之类信息的便条。


上午的他大部分时间都会因为在家里闲呆着而显得无所事事——而实际上,他也的确,十分确定以及肯定地无所事事着——但当事人并不这么认为。

"本大爷是在将自己沉浸在思想的伟大当中!"
当别人说起的时候,他总会这样信誓旦旦地反驳,续而用鄙夷的眼神斜睥回去,
"毫无见识而又愚蠢的人啊,就算你们穷尽一生,也不会明白睿智如本大爷所拥有的那诗人般的头脑的!"

而倘若罗德里赫碰巧听到了这席话,一定会推推反光中的眼镜,轻抖头上的呆毛,最后以听似恭维实则讥讽的语气说:"因为像您这种有着大把光阴可以挥霍——不,我的意思是——'善用'在思索'思想的伟大'上的人——或许,我应该说'国家'比较恰当——在这世上实在屈指可数。"


——是的,他们是以人类之形生活着的国家。
——不同于他那每天日理万机、经常忙得焦头烂额的弟弟,路德维希[又名德/意/志/帝/国],完全没有任何工作可言的、早已在地图上消失了的[前/普/鲁/士/王/国]基尔伯特,其实,真的....闲得很....[所以他才会被人们称为NEET。]

咳,抱歉,目前的话题似乎有些偏离了基尔伯特的后半生计划?
那么,请让我们拐回来——


相对而言非常简单的中午,对他而言其实就是一顿饭的问题。
而那个问题就是——他,应该去谁家蹭饭?

...
不,其实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话题,毕竟West不在家,没人做饭了。
...
哦,不不不,"帅气如小鸟般的本大爷怎么可能亲自下厨做饭?!哈哈哈!!!开什么玩笑...呜呜呜...好吧其实是因为自从West负责做饭以后,本大爷我就再也没做过所以现在已经完全不会了!"
[以上原句,引自于基尔伯特的日记,第1236卷。]

事实上,他曾想过去罗德里赫家蹭饭。但一般来说,迎接他的只有两个结局。
其一:他和对方很不可避免地闹翻了;伊丽莎白带着平底锅从天而降;他英俊的帅脸被拍了。
其二:他和对方很罕见地没有闹翻;伊丽莎白带着照相机从天而降;他英俊的帅脸登上了同性绯闻照。

他还曾想过去伊丽莎白家蹭饭。但一般来说,迎接他的也只有两个结局。
其一:他和对方同样很不可避免地闹翻了;伊丽莎白随身携带的平底锅轻车熟路地拍上了他那英俊的帅脸。
其二:他和对方同样很罕见地没有闹翻;伊丽莎白开始要求他帮忙摆一些奇怪的Pose和表情,美名其曰"取材";而下个月,他则会从某本新出的BL书刊上发现一些...并不是因为他的自恋心理作祟而使他们长得相像的帅哥们...他们或多或少的分享着一些共同点,要么是性格上的狂傲自大,要么就是表情上的莫名熟悉。
对此,他的结论一向是:"哈哈哈!这一定是因为本大爷我太帅了,居然把所有帅哥的特征都集于一身了哈哈哈!!!"


——抱歉,这一中午的时间似乎就用来讨论蹭饭对象以及其利弊了。
但没关系,区区一顿饭对他造不成太大的影响,毕竟,他也曾是一个拥有铁的意志的战士。更何况,他此刻已经开始着手下午的活动了。


下午的时候,他会先去后院看看自家种的土豆田,顺便再浇点水。[很显而易见,基尔伯特并不懂得如何去照料一片土豆田。而他能将路德维希抚养成如今这个样子,若不是因为后者的自理能力不错,就只能是因为发生了奇迹。]
偶尔,他还会逗逗某只黄澄澄、手感异常柔软好捏的小鸟;或者领着家里的那三只大狗四处走走,然后在诗兴大发的时候写两句诗,并打算以后将其编辑到他名下的诗集里。

"老爹!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当他想起弗里茨昂二世的时候,便会扬起红色的瞳,对着天空自信地笑,并且暗自坚定要成为诗人的信心。

下午的时间一般都过得很快,所以他往往错觉自己只是一眨眼,就到了晚上。
等他狼吞虎咽地和West吃过晚餐,就会迫不及待地将脑海里已经成形了的优美诗篇整理出来。
如果实在闲得没事干,他则会难得好心地——不,是出于一个好哥哥的责任与义务——帮正在辛苦工作着的West倒杯咖啡,然后放到办公桌旁。

倘若是文件太多,他也会帮West整理一二。若不多,他则会和West早早睡了,说不定还会在熄灯后做些少儿不宜的运动放松身心。


要是到了长周末或者节假日,他便会将费利西安诺、亚瑟、阿尔以及他的那两个恶友等人叫来自己家聚会。

费利西安诺通常会满脸小红晕地带着自制的Pasta,"咩咩~~~"地跑来聚会。
亚瑟则会带着一些名叫"司康饼"的不明物体来,理由是"如果来聚会的话,不带食物不太好吧?"一边说着,亚瑟一边略带羞涩地挠了挠头,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
"'食物'?你那个完全是'毒物'吧?听哥哥我说啊,小亚瑟你下次还是不要带这种会危及我们身心健康的,呃,食物是吧?...现在当务之急是...."一手卷着自己金色的发,弗朗西斯媚眼一抛,"和哥哥我来一发——"
"哈哈哈!!Hero我到了!"一脚踹飞打算往亚瑟身上扑的弗朗西斯,阿尔全身光芒万丈,呆毛直抖。
万丈金光的后面,安东尼奥抱着一筐红彤彤的西红柿,笑得一脸憨厚纯良:"俺也来了,没迟到吧?"

他则会在大家闹得不可开交、West捂着胃到处找药的时候,以东道主的身份站出来。
清了清嗓子,他以他的新作诗篇<<飞翔着的小鸟与盛开着的矢车菊>>拉开聚会的序幕。

诗的内容[以及他自成一派的格式],是这样的:

飞翔
吧,
帅气的
小鸟!


展开你那



般的双翅,
自由地
翱翔在开满

蓝色矢车菊的

地方!



——计划到这里结束。

总的来说,基尔伯特对自己以后的生活构思十分地满意,甚至到了几乎就要双眼含泪的地步。


——啊...
——那将会是多么幸福又美妙的生活啊...

他暗自握拳。

——那样的生活才是本大爷我想要的,而不是现在这种......


"咦,基尔你在想什么这么开心?是因为工作量还不够大么?"
随着一大摞的文件出现在他的办公桌上,他看到伊万眯着眼正笑眯眯地站在旁边:
"还是因为晚上想要和我共度良宵?我随时都欢迎你哦~~~~~~"
"基尔你的表情忽然变得好有趣,就仿佛美梦破灭了一样呢~~~~"
"哎呀,一想到一会儿我可以欺负你,我就好开心~~~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呢~~~~KUROKUROKUROKURO~~~~"





....Oh, Shit....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o゚з゚o:.).:∵噗---

这文实在是太可爱了!!!!

萌死了!!!
.:*゚..:。:.сно→☆ヾ(゚∀゚)ノ゙☆каωαЁ.:*゚..:。:
俺在这正式宣布 普鲁士 即将成为俺的第二APH人物的大爱!!!!

期待你给俺写的阿菊HE文哦~~= 3=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