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going home.

他奋力奔跑。

稀薄的雾气随着呼吸层层溢出,遮住眼前漫天盖地的雪白。
迎面刮来的寒风穿过他身上单薄的外套后透体而过,仿佛像要将他体内温热的血液冻结成冰。

随着喘息涌入体内的冰冷也一点点地反客为主着,似乎在试图将他胸腔内仅有的余热驱走。


=====

...有种...被浸泡在冷水中的错觉...

=====


——只是不知道心脏跳动的时候,会不会震落内脏上悬挂的冰柱。

他咧开嘴嘲弄地笑,然后发现自己的唇已然干裂,稍微大一点儿的动作便足以令那层薄弱的皮肤碎裂。


=====

在这种时候,或许只有痛觉才会毫无阻碍地传达至神经中枢。

=====


才刚刚下意识地舔了舔唇上裂开的口子与沁出的血液,微探出的舌尖便已被冻得苦涩发麻。

——啧,西伯利亚还真是个破地方。

一边在心里抱怨着,他一边忽然发觉自己已感觉不到对肢体的掌控、更无法确认自己的双腿是否还在继续奔跑。


——应该还在跑着吧?

他极为不确定地想。

因为他完全无法从四周那些一模一样的银白中分辨出景色的变化。


=====

随着身体被逐渐麻痹乃至冻结,他所能依靠为凭据而进行猜测的,只有附着在腿上的沉重疲劳感。

=====



很累,但不能停下。

他想回到德/国、回到柏/林、回到他的West身边。


更何况...

他身后,长靴陷入雪中的声音正步步跟来,如同俯骨之蛆。


后篇:Stay with me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泪流满面]其实这人有"先把文发上来然后再慢慢改"的习惯,结果发完一刷新发现宅菊已经留言了///所以就没好意思再改...[于是错字什么的也...(别找借口!)]


其实想论单篇看 = =b

但和"礼物"连在一起似乎也可以?
把现在的结尾算作整篇的结尾似乎还可以?

.....真不想续下去了.....开篇新的继续虐阿普吧 QAQ [死////

惊艳了///////

[国花被伊万不小心保护过头了]而离'家'出走? 噗……+1XD!「喂b

乃虐阿普越来越炉火纯青(?)么喂||||……

「更何况...
他身后,长靴陷入雪中的声音正步步跟来,如同俯骨之蛆。」
…写的好赞!!!!Q/////Q

(当成结尾来看也完全没问题其实>//<?)

最后抓虫…噗
倒数第三行[回带]>>回到?


端杯热茶等待下文QUQ「被阿普瞪.

这篇文是接着礼物那篇的么?

是不是阿普受到刺激[国花被伊万不小心保护过头了]而离'家'出走?

期待那个续啊!!!加油努力!快把它赶出来!!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