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の子猫-Extra Ending 1

迷途の子猫-Extra Ending 1

本剧:迷途の子猫

正想着,他便听到有谁推门而入的声音。
半睁开眼,他发现是山本武。

"嘛,云雀,我回来了。"山本笑着爬到他的近前,抱着他傻笑。
"嗯,我知道。"带着睡意,他回应,然后闻到一股血的味道。
低头望去,他一眼就看到了山本手上贴着的创可贴。
一声轻笑,他捧起山本受伤的指:"哦?受伤了?"
愣了一下,山本下意识地想缩回手:"哈哈,没什么了云雀。"
随即又因为云雀加重了手上的力度而开始大声求饶:"好痛好痛...呜,云雀,我招就是了..."
望着山本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他莫地觉得心情大好,于是便放了手,打算听听到底是什么东西竟能伤了大名鼎鼎的雨之守护者。

"嘛,因为路上看到一只黑猫,觉得它很像云雀,所以就去逗它玩,结果被咬了..."
山本一副委屈的模样,"明明都那么可爱,为什么下手——啊,和下牙——都这么重啊。"
说罢,他又抱紧了云雀纤细的腰,说:"云雀,我手好痛啊,也好伤心,安慰我一下好不好?"
于是云雀便轻笑着抬头,薄薄的双唇勾勒出一条弯弯的曲线,白皙的双臂则搭在山本的肩上,手指有意无意地在他背上开始划圈。
半眯着漆黑的眸,他低声问:"山本武,你觉得,我很可爱吗?"
而山本武则干脆抱着他滚倒在地,然后将他半搂半抱地压在身下,说:"当然可爱!云雀可是最最可爱的。"

低头,山本开始轻吻他微微上挑的眉尖,"可爱到,我想把你吃掉..."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他已痛苦地捂着肚子滚倒在一边。
而云雀则收回了拳头,从地上坐起,不慌不忙地理了理和服:
"说到'吃'的话,我刚好也饿了呢。不过,在这之前,我也不介意先咬杀某个不知好歹,敢说我'可爱'的食草动物。"
趴在地上,山本苦笑:"嘛,我知道了...云雀,没有下次了好不好?以后若是我想说你'可爱',我就会在心里默默地说,不会让你听见啦。"
"哼?"还未来得及发怒,山本却已经一溜烟地爬起来,直冲进了厨房,然后回头冲他笑:"寿司,一会儿就做好。"
于是云雀便半倚回床边,开始想下一次是不是要下手再重些?
想着想着,他又觉得睡意上涌,然后就侧身睡了。

睡了没多久,他忽然听到电话铃声响起,但只有一声,然后就被山本接起了。
隐隐约约间,似乎听到山本有些为难的说云雀正在睡觉,任务可以交给他之类的话,再安静了一会儿,山本挂断了电话。
随即又听到脚步声传来,有谁轻轻地吻了吻他的额头,然后说:
"云雀,醒了的话就去吃寿司吧,我马上回来。"
"嗯"了一声,他迷迷糊糊地翻身再睡。
最后听到的,是房门关上时"砰"地一声闷响。


卧室的窗没关,所以当外面下起瓢泼大雨的时候,蜷缩在窗下睡得正熟的云雀,被刮进屋内的雨淋了个正着。
冰冷的雨滴滑进和服,将他猛地惊醒。
睁开眼睛,时间已过了下午四点。

他从床上爬起来,发现山本不在家——还没回来。
于是他便忽然失去了时间的概念,忘了山本已经走了多久,忘了自己睡了多久。
"铃——"然后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吓了他一跳。

拿起话筒,他先听到另一端传来的雨滴落地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清晰得很。
"喂?"他说。
"...哈哈,云雀,"出乎意料的,那边传来的是山本的声音:"没想到你接的这么快啊。"
他愣了一下,随即问到:"你怎么还不回来?"
语气多多少少有些轻柔,只不过他自己也未发觉。

"哈哈,云雀的语气好温柔,是像等丈夫回家的妻子吧?唔...那我该怎么说呢...'亲爱的,今晚应酬很忙,我大概回不去了'之类的话吗?哈..."
——那个滚蛋活腻了想被他咬杀了是吧?!
云雀莫地火起,拿着话筒就要挂断。
"喂,云雀..."
但一听到山本的声音,手便不由自主地停下了。
"干吗?!"他没好气地问。
可另一端,山本却只是仿佛喃喃自语般地开始自说自话,声音在雨声中空虚地有些飘渺,太不真实的感觉。
"时间好像不多了,怎么办,明明还有很多话想和云雀说呢...想和我们家最最可爱的云雀说...我还没告诉他,我最爱..."
话没说完,电话已然"嘟"地一声断了线。
是,没电了吗?

试探性地,云雀又往山本的手机里拨了几次,但回应他的只有冷冰冰的空响。
——果真是,没电了吧?
云雀放下电话,坐在床边开始发脾气。

谁都说山本那家伙细心,却唯独只有他一人知道,山本总是忘给手机充电,然后一到紧急时刻就联系不上他。
为此,他被云雀教训了不只一次,但他却还是不改那个习惯。
而且,刚刚最后的一句话,山本那家伙,完全没有说完啊。


"哼,下次要是见到他,绝对先咬杀!"
当时,云雀是这么想的、那么坚定地下的决心。
可等两天后,他再见到山本时,却什么也没有做。
因为,山本早已躲入深黑色的棺柩,再没有了被咬杀的价值。

在山本的葬礼上,云雀单手拎着狱寺的领子,一手握着拳就要揍下。
没有用拐,因为他想记住那份感觉、因为他恨他所以想亲手感受那份快感。
——和,用拳打山本的原因,截然不同。

——若不是狱寺告诉了山本那本属于云雀的任务信息,山本便不会去替他完成任务、山本便更不会死亡。
——所以,他恨。
可云雀的拳却被阿纲拦下了。
阿纲说,不管狱寺的事,是他同意狱寺把任务信息交给山本的。
"所以,云雀学长...你若一定要打的话,就,就请打我吧!"
明明很害怕,阿纲却紧闭着眼,哆嗦地替狱寺求情。
接着,便又是狱寺大吼着:"十代目!请您不要这样!"之类的话挡在了阿纲前面。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云雀他已记不太清,
因为他忽然明白,不管他再怎么恨狱寺、再怎么恨阿纲、就算他那一拳真的打了下去,山本也不会从棺材中爬出来。
——他,不会复活。
所以,云雀便松了手,在狱寺和阿纲诧异的目光中,跌跌撞撞地走远,然后再也没有出现在山本的葬礼上,又或者彭格列家族的任何形式的聚会中。

没有了山本的彭格列家族,不再值得云雀为之停留。
更何况,他依旧深深地恨着阿纲、恨着狱寺。
可仔细想来,其实,云雀他最恨的人,应该是他自己吧?


毫无目的地,他一个人走了好远。
四周是冷清的街道,依稀不见任何人烟。
只有零星的雨不知什么时候悄悄自天际飘下。
于是他便抬了头,静静地站在雨中,向着天空扬起手臂,仿佛在拥抱着谁。

"亲爱的,今晚的应酬很忙,我大概回不去了。"
山本,山本武,这句话,算是你在对我说再见吗?

脸上湿成了一片,他却分不清哪是雨水还是眼泪。
"喵——"接着,有什么东西在他腿旁轻轻地蹭。

低下头,他看到的是一只有着青蓝色眼眸的黑色小猫。
"路上看到一只小猫,觉得它很像云雀..."
——他说的,就是你吗?
伸手,云雀拎起小猫脖颈后松软的皮肤,然后将它抱入怀中。

——很,温暖。
闭上眼,他仿佛能看到山本的笑容。
——"云雀,云雀;我最爱的云雀。"
再也忍不住,他蹲下身,把脸埋在小猫柔软的黑毛中,失声痛哭。

"山本,你,怎么还不回来..."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