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with me

前篇:I'm going home

BGM:Reminiscence

=====

起风了。

迎面吹来的寒风令他睁不开眼、气流的阻力仿佛逾越不过的墙。

他脚下一滑便失足跪倒在地,摔得满身是雪狼狈不堪。


出门的时候太过匆忙,他没戴手套或者围巾。

赤裸在外的肌肤被银白色的晶状体细细地摩挲,但他体温太低,已然无法融化那些冰雪。


而后有脚步声接近,停在了他的身边。

一路跟着他的那个人此刻正低头看着他,并且伸手轻轻拍落他头顶上的冰凌。



"跟我回去吧,小加里宁格勒。"


他没理对方,只是自顾自地将身上以及被冻得青紫的手上的雪拍掉。

虽然被冻到干裂的指关节已经忘了该如何弯曲,并且微带痉挛,疼得他直想倒吸冷气,但他骨子里的骄傲依旧太盛,由不得他示弱。


"呐,跟我回去吧。"

"你会被冻伤的。"

对方语气真诚地提醒他,然后试图将他拉入自己的怀抱。


"滚开!"

忍痛,他毫不领情地将对方伸过来的手挥开,然后迫使自己起身、继续前行。



不能停。
再继续走下去,便能回到West的身边,就能远离这个令人作呕的地方、远离这个有着虚伪笑容的家伙。

是的。
只要继续走下去...



"基尔,难道你就这么想被冻死么?"

身后声音传来,夹杂着风雪里的寒冷,隐约可闻。

"还是说,就算死了也要离开我,回到柏林?"


"本大爷我会活着回去的!"

他愤然地转身,左手却被忽然被伊万紧紧地抓住。


"'活着'?'回去'?"

"不,我亲爱的小加里宁格勒。"

"你现在所能选择的,只有'活着跟我回去',或者'死了也要留在我的身边'。"


腕骨处被握得生疼.

他不知道伊万是打算就这么折断他的左腕、还是想将自己嵌入他的血肉之中。

但不管怎样,以上的那两种结果,他都不喜欢。


本打算握紧不惯用的右手,然后一个右勾拳干净利落地吻上对方的下颚迫使其松手,但后者却轻轻地吐出了一个词。

"Berliner Mauer."


突如其来的词语听得他一愣,忘了挣扎。


"基尔,你难道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么?"

松开了手,伊万微笑着指了指远处的某个方向。

他下意识的随着那人的动作望了过去,远处的白雪之上依稀有着一幕黑色的延绵。


"那边,便是柏/林/围/墙。"

"它将超过155公里长;高度么,大约会是3至4尺高吧?"

"虽然它现在还未完工,但它将要设有15层防线。"

"无论是谁试图穿越这些关卡、试图翻越这些围墙。"

"统统都要格杀勿论。"


"而基尔你,也要来帮忙修建这堵围墙的哟~"


随着伊万欢快的语调,他忽然觉得有股寒意顺着衣领一路淋下,冻的他几乎就要站不稳。


然后有谁自后面抱住了他颤颤发抖着的身体,温热的鼻息伴随着撒娇似的口吻喷泻在耳廓旁,酥酥麻麻地发痒:


"要你亲自层层建起这堵分开你和路德维希的围墙,并且看它完工。"


"毕竟,只有这样才能让你真正死心。"





"我说的对么,我亲爱的小加里宁格勒?"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捧出柏林围墙这事,伊万你简直是吃干抹净后再抽两下鞭子|||||
阿普你甭想逃掉了OTZZZZZZ


TTwTT
果然...你所写的文每次都能打动[=虐]到俺的弱小心灵....

要阿普亲手[层层建起这堵分开你和路德维希的围墙,并且看它完工]...看来伊万是等待得不耐烦了吧.

这句"你现在所能选择的,只有'活着跟我回去',或者'死了也要留在我的身边'。"算是伊万的[扭曲]告白么?

btw~~俺踩到250了!!!!!看来俺今天的RP指数比柏林围墙的长度还要高很多吧~~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