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prise!

幻想》里被删除了的片段。

BGM: Cloe

偶尔,在陪某只黄澄澄的、手感异常柔软好捏的小鸟玩过后,基尔伯特便会忽然诗兴大发,然后跑回屋开始写诗。
可惜灵感不多,只写了几句就被卡住了。

倍感忧愁的他想了很久,最后决定带着家里那三只大狗出去走走,又或者叫"取材"。

——毕竟他是诗人么。


但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出门后立刻发足狂奔的三只大狗所产生的拉力,并不是他一个人就能控制得了的。所以为了不被它们拽在地上拖行,他只能牵着绳子跟在后面跑,感觉仿佛马拉松。

——不对,是狗拉帅哥。



那三只英武的大狗直拽着他轻车熟路地穿街跃巷,不知跑了多远后,才终于在一大片盛开着蓝色矢车菊的旷野前停下,然后坐在地上吐着舌头看他,等他替自己解开项圈上的绳子。

他则会一边感叹着那片仿佛与天空接壤了的湛蓝,一边躺倒在花丛中感受清风的微拂,直到惬意地睡着了为止。


而当他睡醒的时候,乌金已然西坠。
想到West可能正在家里等自己,他便一跃而起,叫上正在自己身边撒欢打滚的大狗们回家。



路上,他远远地便看到路德维希正站在门口,于是便跑了过去:“哟,West!你不知道本大爷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张开双臂,他比划着:
"有这~~么~~大~~的一片矢车菊啊!几乎就要和本大爷我一样帅了!"
"啊啊,不过当然啦,还是本大爷我更帅一点!哈哈哈!!"


太过兴高采烈,他完全没注意到路德维希的那张胃痛脸,以及"没想到会被发现...那些笨狗,早知道就不带它们去那里散步了...唉,结婚周年的礼物....."的低声喃呢。
"嗯?West,你刚刚说了什么么?"他全然不觉有异。
"...不,我是说快点吃饭吧。"将挂在他银白发稍上的几片蓝色摘下,路德维希笑着摇了摇头。



吃饭的时候,路德维希会问问他今天的情况。但他则会因忙着狼吞虎咽而几乎没空回话。

"啪"地放下了手里的刀叉,路德维希隐约皱起了眉,"哥哥,你今天是不是又没吃午饭?"
"嗯?哈哈...当然吃了!只不过下午体能消耗太大..."
一边往嘴里扔了块香肠,他一边口齿不清地说。

"那么,今天是在罗德里赫家吃的么?"挑眉。
"啊...当然~哈哈哈!"支吾。

"但我刚刚给他打过电话了,他说你今天居然没有去打扰他,他正因此而庆幸——不,担忧——不已呢。"叹气。
"哈哈哈~一天没看到本大爷就不习惯了么?!看来本大爷我太帅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啊~"转移话题。
"...哥哥,我的问题..."强迫制回归话题。

在心里默默哀叹了一下为什么小时候那么可爱的West,现在会又如此的压迫感后,他讪笑。

"...其实,我今天是在伊丽莎白家..."
"我也打过电话了。"
"...可恶!!West你明明已经都调查过了还问本大爷我干吗?!"他开始恼羞成怒。
"因为我以为哥哥你会在外面吃..."对方一脸无奈地扶额,而后开始安抚炸了毛的他。



——虽然这种事情并不会每天都发生,但差不多会变着法儿地发生。



——其实,这样的生活,也挺有意思的不是么?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马拉松>>狗拉帅哥XDDDDD这个转化太、太巧妙了…………………「扶额肩颤」
虎摸胃痛脸的路德||||||||||

这BMG好棒~~~
爱死了》w《

哎呀。。west给阿普的结婚周年的礼物曝光了...那是不是会有另一篇关于west在寻找另一份礼物给阿普呢?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