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kommen zu Hause

为了混更新而随便弄的预告。

...结果似乎弄得太长了?

——我根本连正文都没写?!

BGM : Canzone of Death Part I

=====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稀薄的雾气透过遮住男人半边脸颊的围巾涌出,白茫茫的一片其实和周围没什么分别。


——都是一样的令人厌恶。


他仰起头看了看灰沉沉的天空和不断飘零着的雪花,忽然开始抑制不住地思念柏林。

——虽然那里也会下雪,却不会像这样连绵不断。

——虽然那里也会寒冷,却不会....


"不可以想那边哟。"

忽然有谁的手掌覆上他的脸,令人胆战的冰冷。

骤然施加的强大压力不仅迫使他闭上双眼,还挤压得他眼睛发酸,仿佛下一秒就要流泪。


忍不住倒退了一步,他慌乱地伸手去拨开对方的腕,却跌入对方的怀里,然后被狠狠抱紧,无法挣扎。



"你回不去了,基尔伯特。"

"属于你的血与火的战争时代已然结束。"

"这个世界已经不再需要你了。"


"更何况,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罪魁祸首的你,还能奢求被大家所原谅么?"

"作为普.鲁.士而存在的你,已经不存在了。"


...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实在无法辩驳。哪怕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他也无法说出口。

...


长期的压抑过后,他终于哽咽出声。

片刻沉默,伊万缓缓地松开了手。


"Willkommen zu Hause."



——家?

——不,他并不这么认为。


依旧执着着想要看唯一能将他和柏.林联系起来的天空,他眨着湿润的眼再度扬起了头,却只看到的一片灰白色的模糊。

而后,那阴沉开始慢慢变得清晰,却因为眼球被长时间压迫的原因而泛着浅红。

——仿佛被血水浸洗而过的苍茫雪原。



只是一瞬间,他便想到牺牲在那战场上的成千上万的士兵。自己的同胞。


以及,融化了白雪皑皑却又在失去温度的瞬间被重新冻结成冰的血液。



——所谓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也不过如此。

他想。



——我早已得知那便是战场。

——而现如今,我又得知了这就是命运。


——我应该接受它么?


……………………


"如果可以,我想和你一起创建新的历史。"

"但我们注定了要背道而驰——我不属于这里。"

"你可以选择留下。"

"可我宁愿选择回去。"



"如果有朝一日,我失去一切。你会愿意成为我的君主、我的人民么?"

对方冲雪中呆立的他伸出了手,背着光的面容模糊不清。


“不。”

他只是下意识地拒绝,到最后却忘了自己抗拒的是什么。


……………………


他经常会做噩梦。

他会梦到被战火熏燎成黑的脸颊、被烈火焚烧成缕的军服,以及被炸弹轰的支离破碎的尸体残骸。

然后被惊醒。


醒了之后,他便会透过房间里唯一的一扇小窗向外看。

看看外面阴沉的夜幕,看看西边的柏.林,看看隔在他和路德维希之间的那片铁丝网。


他觉得自己就像被囚禁在牢笼中的鸟类。

除了向往一下外面的自由与回忆自己过去的辉煌,便没了别的事情可做。


——哦,不。

——他其实还可以加固一下那铁丝网。

——然后将其修建成真正的围墙。


"1961年8月13日。"

"东.德开始建造柏.林.围.墙。"


……………………


身后传来明显压抑着的呛咳声。

他犹豫了一下,并停缓了脚步。

第一次,他忽然有了"想要回头看看并且留下来"的想法.

——但却只是"想法"罢了。


因为身后的那人在催促他:

"基尔,你看——在墙的另一端,你的弟弟路德维希,正在等着你。"

"而你的人民也正在叫嚣,为了久违的自由。"

"你现在又还在犹豫什么呢?"



——是的,我还在犹豫什么呢?

迈着僵直的步伐,他跨过层层的积雪,片片的砖瓦,踏过了正在被瓦解的柏.林.围.墙。


"До свидания."[注1]

他这样说着,却不知道依旧伫立在原地望着他一点点远去的对方能不能听见。


……………………


"这里是你的家,一直都是。"

身材高大的金发男人冲他笑着伸出了手,"欢迎回家,哥哥。"



他咧嘴笑了。



"1989年11月9日。"

"柏.林.围.墙.倒.塌。"


……………………


"不,那是你的。"


在路德维希诧异的目光中,他缓缓地松开了紧揪着对方衣领的双手,然后摇了摇头:"这里的一切,早已不属于我。"

片刻沉默过后,他终于转身,拖着摇摇欲坠的身体,一步步地走进卧室,最后"咯噔"一声锁了门。


"这里,没有一样东西是我的。"

"德.意.志的王。"

"看清楚吧。"


……………………



"不,他早就已经不再是一个国家了。"

"顶着国家之名、却无国家之实的,普.鲁.士'亡国'."

"这样的他,即将消失。"

"他已经不行了。"

"大概再过那么一天、两天,或者更久...但他总有一天会消失。"

"而那日子已经不远了。"



他大字型倒在床上,默默冷笑。

——这种事情,其实他都知道。

——所以,又何必背着他讨论呢?


……………………


听说,人在即将死亡的时候,会看到自己的一生在眼前重现。

那么,一个将死的国家呢?

也会如此么?


抬起笔,他蘸好墨水,想给未来的自己写点什么。
——如果,他还有未来的话。

盯着空白的纸张,他犹豫了片刻,而后终于打定主意,落笔。


……………………


他叹了口气,撩开了窗帘,看着外面聚集着的沉默群众。


——其实他们都一样。

——他们都在等待那个历史性的一刻。



"1990年10月3日。

"德.国再统一。"



——时间到了。

他木然望地向窗外,而外面已等待了许久的人民已然开始欢呼。


那他呢?

他是否也应该因自己即将到来的终焉而欢呼?



……………………



"1991年12月25日。"

"苏.联.解.体。"


那一瞬间,他知道自己真真切切地看到了生活中的讽刺,又或者是那种名为"黑色"的幽默。

却偏偏笑不出来。


他原以为自己会死得比那家伙早。

而且是"一定"会死的比他早。


可事实上却没有。


现在,他该庆幸么?


=====


假如。


——如果有朝一日,我失去一切。你会愿意成为我的君主、我的人民么?

——如果有朝一日,我为你放弃一切,你会愿意和我一起走么?



"可以抱你么,我亲爱的小.加.里.宁.格.勒?"

——呐,让我抱抱你好么?

"...和我说说话吧,哪怕一句也好..."

——你对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值得我珍藏一生.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