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 Днем Рождения

Herzlichen Glückwunsch zum Geburtstag!

0v0 阿普生日快乐~~~~[哇德语好长|||]

...忽然觉的送你这样的礼物,你以后都不想过生日了[远目]

=====
青年睁开眼睛,却没有立刻掀开被子起床。
而让他如此有悖自己作息习惯的原因只有一个:太冷。

眯着眼,他侧过头看了看旁边被风雪封上一层银白的窗,鲜红的双瞳却没有以往清晰的聚焦。

——为什么还活着呢?

——直到现在。
——直到此时此刻。

——我早就应该死了才对。

他牵起嘴角给了自己一个讽刺的微笑,连带着吸了口冷气进入肺腔。
依旧承受不住太过尖锐的寒冷,他感觉自己的内脏正在狠狠地抽搐然后缩紧。
忍不住呛咳,他挣扎着起身,将后背靠在了冰冷的墙壁上以此来分散自己咽喉处仿佛要咳出血的痛感。
而原本盖在身上的被子则随着他身体的动作滑到地上,将他暴露在零下的气温中,冷得他直想大喊 Scheiße 或者其它更加不堪的词语。

但如果真那么骂了,他肺腑里仅剩的那点温暖大概也会一起逃离。
所以他安安静静地弯下腰,伸手去够堆在一旁地上的被子。


"早安,基尔伯特。"
有人笑着向他问好,却令他探出的手臂僵直在半空中。

低垂着的头并没有抬起,他用眼角的余光瞟到一双褐色的翻领靴子,长袍的下摆,以及垂在身后的白色围巾。

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皱了皱眉,然后勾动着手指牵回地上的被子,重新将它盖回到身上,却被那冰冷的质地激得直打冷战。


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房间里的温度也没有伴着冷风直跌到零下30度或以下,所以那人应该是在他醒来之前就到了的。
不知道那家伙到底在他房间里呆了多久,也不知道他到底要来干什么。

——但一早就过来,一定没有什么好事。


"很冷么?"
对方站在他的床边,单手撑着自己微倾着探向他的身体,一脸专注地看着他。

"要我抱着你睡么?"
带着微微上扬的尾音,略为期盼似的语气仿佛在开玩笑。

但见过了对方的残忍,他深知那笑容背后的阴暗。

于是,他摇头。


"说话。我要听你对我说话。"
空着的右手忽然探出扼住他裸露在空气中的咽喉、将他重新抵在墙上,然后一点点地收紧。
他立刻下意识地抬起双手掐着对方的手腕,试图将它掰开。但对方纹丝不动。


苍白的脸颊一点点地逼近,看着他因为痛苦与挣扎而泛红的脸。

然后,带着和手上力度截然相反的语气,对方笑弯了紫色的眸:
"说'Быть'或者'Не'给我听,嗯?"


氧气即将耗竭。


他感觉自己的太阳穴正在跃动,双耳轰鸣仿佛重回当年风火连天的战场。
而他身下,世界正在旋转,然后在黑暗中一点点地下沉。

或许他将看不到明日的朝阳,或许他将被遗弃在宇宙之外,或许......



他微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或许,我下一秒就要死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有些开心。忍不住上扬着嘴角笑得一脸张狂。


然后,对方松了手。
他瘫软着身体跌回到床上,一手捂着火辣辣疼得脖颈,眼前满是杂乱的影像,带着猩红的残忍。


于是他忽然觉得自己忘了些什么。


"我忘了呢,基尔。"
那人高高在上地低头望着他,半晌过后才轻笑着说:
"我忘了,你已经不能说话了。"


啊啊,是了。
这便是他所忘却了的。

——声音已经被夺去。



曾经卡在咽喉的粗糙质感重新涌现,咽得他难受。

"来喝点什么吧。"

他感觉有什么东西被从咽喉中抽出,连带着一片猩红,滴滴答答地从嘴角流出染了他一手。
滚烫,并且粘稠。


一个白瓷的杯子被塞入他的手中,他下意识地挥手,将杯子甩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自己或许,将会一直这样生活下去。
——直到永远。

他这样想着,却被人撩起额前的发,然后亲吻上眉间。


"但,还是祝福你。"

"С Днем Рождения"


他闭上眼,然后嘲弄地笑了。


=====

Быть:是
Не:不

С Днем Рождения:生日快乐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QvQ[sparkling eyes]
ve~ how can this kind of beauty be leave undiscovered~ [was reading the fanfic with fangirl sparkling eyes >W< ]

ve >W< Master's sad ending has gone to a completely different level >W< VEVEVE!!!! I LOVE YOu >W<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