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E

因为想要A酱[你怎么也这么叫?!]画的临也扶额图,所以随便弄的 0v0

设定什么的,没想过。小静的性格也没怎么研究 0v0 [无责任感无责任感无责任感....]

BGM: trust me [大概?]

[删掉删掉]其实对我而言,临静临也可以~?[/删掉删掉]

=====

他,折原临也,称呼自己这样的行为为,"见义勇为"。

但他对面的平和岛静雄却只认为那家伙是抱着恶意来看自己此刻如此狼狈不堪的样子的。

——Frustrated, and, Angry.

他踏步,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弯下腰,却看到穿着酒保服的青年狠狠地握了拳,正瞪着他,面目狰狞。

“切,真没想到还会在这里遇到你啊,折·原·临·也!”


被指名点姓的他侧着头,终于轻笑出声:“难道这不是好事么?”

“毕竟救了小静你的人,是我哦~”

“居然摆出这种表情?难道小静宁可死了也不想被我救么?又或者你打算刻意遗忘这个事实?”

“啊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忘恩负义’吧?人类天性如此么...只是没想到小静你也这样。有趣啊~~~”


“...就算没有你这个家伙,我一个人也可以!明明就是你在多管闲事!”

“而且,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再来池袋了!”


“但我可是一直都很喜欢池袋这个地方呢~舍不得离开哟~~”

他在青年面前蹲下,满脸灿烂笑意:
“另外,这里也有着对我而言很重要的有趣的人以及没有完成的事情。真是不管怎么说都不想离开啊。”

“但每次刚一见面小静你就要撵我走、完全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我会感觉很为难哦~”


“那就把那个'重要的'家伙一起带走啊!”
有些厌恶的表情,静雄扭过了头。

〖如果还有力气的话,还是想将折原临也一拳打飞。〗
〖理由?啊啊,大概是非常讨厌他吧。〗

〖说着什么“对他而言很重要的有趣的人”。〗
〖切,他不是一直都在声称他爱着“人类”么?所谓以一个整体而言的“人类”,而不是任何单独的“个体”。〗
〖所以照这么说的话,完全不可能有对他而言的,重要的人啊!〗

〖——折原临也那家伙,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池袋?新宿?其实对我而言,只要能跟那家伙在一起,什么地方都无所谓吧?】

【但那个人,倔强得过分,即不明白我的心意也不会心甘情愿地跟我走。】

【啊啊,不过这些事情的话,小静你永远都不会明白.】
【因为,你从未试图去理解.】

【——小静啊,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呢~】


"所以说啊——"
临也上扬着唇角,将头凑到静雄的面前。

距离很近。
以至于他错觉自己能听到对方急促的心跳或者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

但他鲜红的瞳里神情冷淡疏远,依稀倒映着对方有些错愕的表情。
"我最讨厌像小静你这样,有理也说不清的人了。"


【我想向你表达。】
【通过行为、语言,以及其他的一切。】

【可你...】

【呵。】


"但是,我依旧喜欢着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类哟,小静~"

站起身,临也笑着抬起右手,除了食指与拇指以外的手指回勾着模拟出手枪的样子,而"枪口"直指着依旧呆坐在墙下地上的静雄。
上下瞄了瞄,最终停留在了胸口左侧、心脏的位置。

然后,倒退。

一步,两步。


"那么,再见了哟~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被我讨厌着的人类。"


一边说着他一边扬起右手又垂下,同时模拟着开枪时的声音。

"砰"的一声,不太响,但足够清晰。
传到静雄的耳朵里竟震的他心脏一疼,仿佛真的被那一枪打中了一般。

〖被讨厌了?!〗
〖...那种事情才无所谓!毕竟我也讨厌着他。〗

〖但,但是啊...〗

〖那家伙,要走了。〗
〖不会再回来了。〗

〖然后。〗
〖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这么消极的想法忽然涌入静雄的脑内,源源不断。

〖不不不!〗
〖折原临也这个家伙,我可是讨厌得不得了啊!〗
〖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要不是因为他就不会发生!〗
〖所以走吧走吧滚得远远的!〗
〖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内、我的世界内。〗

〖快点,从这里滚出去!〗


但与此同时,涌入临也脑内的,只有一个词。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独一无二】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於是很久米看到更新了,很忙么=w=~~【已經升級到ALL靜ALL的人路過了XD】

No title

=////=大愛!
超愛彆扭的小靜醬= 3=真想麼他一口!
[臨也:給我滾開!小靜是我的! 小靜:誰..誰是你的!我是我的!]

No title

还是觉得好甜呀~~ TAT 临静万岁~

= =+ 临静临是什么? 小静是受啦混蛋!!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