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文

送给我家[?]可爱的云雀的交换文...所以请原谅我题目起的如此没有美感...

BGM:キセキノハナ-Lyrico

=====

当云雀回过头时,刚好看到山本坐在桌前,点着一旁的小灯在读报。

淡橙色的灯光沿着后者侧脸的弧度倾洒下来,使山本背着光的面容看上去就仿佛一层暗灰色的剪纸。

——薄薄的,却触手可及。

只因为他莫名地喜欢那种感觉,所以云雀意外地看得很专注。

但山本却没有察觉。

他只是一脸平静地翻着报纸,然后在纸张抖动时所发出的声音中单手拿着咖啡,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直到偶然间,类似于放松脖颈似地一扭头,山本才发现云雀正盯着自己看,而且不知盯了多久。

手没由来地一抖,杯中尚未饮完、还余有三分之二的咖啡便撒了一身。

他一边手忙脚乱地找纸巾擦衣服上的咖啡、一边慌乱地抖开被浸湿了的报纸,狼狈得很。

而云雀也不去帮忙,仍是坐旁一副不慌不忙地样子看着他,默不作声。

最后山本挠了挠头,看着他尴尬地笑:"嘛,云雀,在看什么?"

挪开了目光,云雀声音淡然:"看笨蛋。"


咧嘴笑了笑,山本起身,本想拥抱云雀的动作却因为一旁手机的震动而被打断。

"喂?"他接起电话,却依旧眉眼中带着笑意望着云雀看,不由得让人担心他到底有没有认真听电话另一端在说什么。

"阿纲么?"挠着头,山本"嗯啊"着应答,然后挂了电话。

略微歉意的眼神,他看着云雀——虽然云雀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那么看自己。

"那边临时出了点小状况,我要出去一下。"

说着,他换下了溅有咖啡渍的衬衫,又随手将它抛到一旁的沙发上:"你先睡吧,衣服我回来会洗。"

最后,他拽着外套和时雨金时跑出了门。


"我很快就会回来哟,云雀。"


明明人都已经走远了,可他轻快的声音带着笑意却仿佛回音不断在云雀脑内徘徊。

于是他哼了一声,打断那声音结尾的上扬音节,然后走到桌前。

修长的指尖抹开椅子上残余的咖啡,他坐下开始看报。

虽然纸上的油墨早已被渲染得模糊不清,但是没关系,毕竟这只是打发时间的一种行为而已。

所以,具体报纸上讲得什么,并不重要。



不知过了多久,他抬起头望向漆黑的窗外,发现窗上的玻璃正在雨中被砸得噼啪作响。

下雨了,而且很大。

怔怔地看着,他忽然想到山本还没回来。

然后忽然有一道白光自天际划下,照亮了外面阴暗的云层。

于是他便看到自己的脸倒映在不断被雨水洗刷的窗上,微微模糊的面容,正在皱眉。

——那个笨蛋,回不回来都无所谓。

——所以自己,才不是在担心,只是太困却还睡不着罢了。


终于,打着哈欠,他起身向卧室的方向走去。

途中路过沙发,他顺手拎起了那件被团成一团、随手抛到一旁的衣服。

几乎是下意识地低了头,云雀嗅了嗅衬衫上的味道。

很熟悉的气息,顺便夹杂着咖啡的香气。

很舒心。

于是他就那么抱着衣服,在床上躺着,缩成了一团,最后昏昏沉沉跌入梦境。



天光微亮,半梦半醒之间他忽然觉得有些冷,于是便微睁开眼,看到一个背影坐在床边。

那人带着风尘仆仆的气息、略微皱褶了的西服带着潮湿的雨气,却是云雀最熟悉的轮廓。

"云雀,我回来了。"

微笑着伸手,对方冰冷的掌心轻轻摩梭着他的脸颊,常年握刀而磨出来的茧子硌着他柔软的肌肤。

皱了皱眉,他翻过身,模模糊糊地问了句:"...衣服洗了么?"

听得身后那人哑然失笑:"第一句就问这个么?你一直抱着它,我怎么洗?"

不是埋怨的语句而是略微宠溺的语气。

"...哼。"无言以对,云雀又缩了缩身子,然后再次沉睡。


沉默了下,山本俯身去看云雀安详的睡容,"嘛,云雀。我这次,真的要走了哟?"

满不舍的语气,闷闷地,仿佛要哭。

最终,山本只是理了理对方略微凌乱了的额发,最后转身出门,带走了满屋微微阴沉的冷。


当手机铃声响起吵得云雀无法再睡的时候,他睁开眼,发现天光已然大亮。

而那件沾着咖啡渍的衬衫正被自己压在身下,已然满是皱褶,仿佛一张愁苦的脸。

略微有些迷茫的侧头,他终于伸手去接床头小桌上那正不断震动着的手机。

"喂?"

话筒另一端声音嘈杂,仿佛有人在吼,也仿佛有人在哭。吵闹得,让他心烦。

所以当他赶到彭格列总部的时候,火不是一般的大。


推开会议室的门,映入眼帘的是其它守护者以及阿纲身上整整齐齐的黑色西装。

看得云雀愣了一下。

眼角余光扫过后,他忽然发现山本不在,就像他起床后发现山本不在家一样。

心里莫地有什么消失了似的,空荡荡得让他没有心情去"咬杀"那帮群聚的食草动物。


而接下来的事情就像发生在只有黑白两色的哑剧里。

云雀紧抿着唇,跟着阿纲穿过明明暗暗的走廊,推开一扇扇的门,转过一个个曲折的过道,最后在一个阴暗的室内停下。

"山本他,在等你呢,云雀学长..."

十年的时间,让当年的那个食草动物成长了不少,所以现在他已然学会了如何去让自己颤抖的声音听起来像往常一样平静。

——手和肩,都在抖。

云雀和低着头的阿纲擦身而过的瞬间,仿佛忽然察觉到了什么,但他却只是不动生色地推开了自己面前半掩着的门,什么都没有说。


门后的房间里空空的,只有一帘的白布和旁边断成了两截的时雨金时。

白布的边缘似乎有谁的手带着青白的血色低垂着露出,静静地不会动弹。

走了过去,云雀握住了那只手。

手的掌心在他熟悉的位置有着一层厚厚的茧子,那是长年握刀而磨出来的。


没有放手,云雀就那么默默地站着,仿佛心跳、呼吸和思绪都暂停了。

然后,他开始怀疑自己正活在梦境之中。

一个视觉和空间都扭曲了的、没有任何实感的世界。


缓缓地撒开了紧握着的手,云雀蹲在地上,将脸埋入双膝之间,久久地没有说话。

不是伤心,因为他的的确确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下。


一瞬间,他忽然想到前一天晚上的暴雨。

想到自天际划下的、一直被他当作是闪电的白光。

可现在仔细想想,其实他并没有在闪电过后听到任何雷电的声音。

——或许,那场暴雨、那道白光,都是在预示着他什么,只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



——呐,够了,让这场哑剧结束了吧。

眨了眨眼睛,云雀开始怀念那件满是皱褶的衬衫,以及它上面自己所熟悉的、混杂了咖啡味道的气息。

——那件衣服,还没有洗呢。

——所以,山本武,你这家伙...快点回来。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我是不是老了,看不懂上条评论那些表情符号……网络语言真是强大~
确实,细节有爱。我经常自豪地跟朋友们讲我有个把小说(虽然是片段|||)写得很了不起的17岁妹妹~感觉这文像用磨磨出来的……细致,有节奏。语言上可以再下工夫,有时候粗砺的词会增添力量,符合人物身份个性的语言也增加气场,言有尽意无穷才是境界,什么都解释明白了就像蜂蜜兑多了水,没味道。这些话不是在说你的文,是讲一点我写文的感受,共勉共勉哈~
看这篇文的时候我想起了 玉骨 的一篇文,叫《斗狠》,很短,MM可以看看。文中有一种叫张力的东西,你可以酝酿着追求一下……

No title

唔..被震到了//(「大哭指」这家伙不是脑袋被砸了么怎么还写SE写的让人想哭啊骗人|||!)
配BGM在读于是想说FEEL不是一般的美好///////BGM也一起给云雀君吧v
细节的描写越发有爱了。人物也是//80蜀黍[咦]好原版好成熟VVV真的是让人安心很可靠的家伙XD。「为嘛总让他死掉…敲打||」
我说这一篇目前在心目中几乎超越迷途了诶诶=//////=
所以放心地送出去吧XDDD!!「噗好像嫁女儿耶//「喂
||以上。此人一文评FC。但是有爱啊很有爱就对了!!
荡漾爬走=///=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