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白

"我想,我即将崩溃。"

说话的那人静静地躺在我面前的长条椅子上,两眼望着天花板、双手互握着平置于胸前。

——那么虔诚而安详的神态,仿佛在对他所信奉的神做祷告一般,但我却知道他内心的苦躁与不安。

——他让我有种见到了一个被囚禁在二十余岁身体里的、年近半百的灵魂的感觉。


"就像所有故事的开头一样,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始。"

"你要知道,开头总是很难的。"

他侧头看向我,略微僵硬地上扬了下他的唇角,似乎在强迫自己微笑以示友好。

但最终却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放弃了那个艰难的笑容,然后一点点得,开始了他的独白。

===

我所想说的,并不是关于自己的故事,而是存于自己脑海之中的,"另外那个人"的故事。

就让我给他起一个名字吧....

——那个人有些困惑而迷茫地皱起了眉,似在苦苦思索。


"伪善"。嗯,这个名字很适合他...

那么,就让我以"伪善"作为他的名字来称呼他吧...

——他重新笑了笑,比上一次强挤出来的笑容温柔多了。


和字面意思所不同的,伪善其实是一个很善良的家伙。不光是善良,而且,还称得上是温柔。

总之,伪善是一个,很有人缘的家伙。

不过可笑的是,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点。也没有人告诉他,他对其他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并且不可替代。

——说到这里,他却忽然又停顿了;扭过头,以有些难过的眼神望着我:


其实...没有人是无可取代的,对吧?

——我被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不由得停下了自己正在记录的手,下意识的去看他,却迎上了那么痛苦的眼神。


是的,没有人是无可取代的,哪怕是伪善也一样...

他会被人代替。

哪怕在我心中,他一直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虽然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他却仿佛从我回睥的眼神里读懂了一切一般,无奈的叹了口气。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