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与飞行

[woodkid-iron]

好久以前梦到的事情,差不多是十月末吧

梦里的时代还没有任何有效的手段能让人类在天空翱翔,“飞行”仍是鸟类的特权。飞机更是一种闻所未闻的称呼。
于平常人而言,像鸟类一样在空中飞翔无异于痴人说梦,但总会有疯子想要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那个疯子是个科学家,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

他面前的图纸上已经画了一个类似于有滑翔翼的脚踏轮椅之类的东西。
图纸上所有的线条都精美干练,看得出是无数次重复后的游刃有余。
而图纸空白的地方和线条的夹角旁则写满了我看不懂的式子和密密麻麻的数字。

在我还在低头看算式的时候,科学家已经如释重负地站了起来,心满意足地长舒了口气。
而后他拎起图纸,大踏步地走出了屋子,叫醒了坐在门口打瞌睡的助手。

——这次的数值 一定不会出问题!

他信心满满,因为熬夜而显得苍白的脸上也满是兴奋。
助手却大概是已经在前几次的挫折后彻底放弃了,只是无奈地挠了挠头,不得不在科学家的催促下接过图纸,不情愿地转身往走廊深处走去了。

再然后的一个傍晚
我看到科学家坐在他设计的滑翔翼脚踏轮椅里,勘探着自己即将前进的路线。
那是一片在高处的翠绿草坪,有很长一段距离给他当做起跑路线,然后是一段可以助飞的下坡,接着是一片矮树丛,最远处是茂密的树林。
那么多次的试验,他从未飞过矮树丛。
但这次不一样,我能感觉得到,他信心满满。

他穿着浅褐色的格子西装,带着一顶深褐色的也不知道叫平顶帽还是报童帽我搜了半天还是不知道到底叫什么反正看起来长的都差不多的帽子,兴高采烈地坐到了脚踏轮椅上。

他开始在草地上移动,滑动,在下坡处加快了速度,握住手把调整方向。
惯性的作用下,他堪堪略过了矮树丛的顶部。却没有因此而停下来,反而晃晃悠悠地继续向前方飞去。
这是他的一次进步,也是一次更大的成功的前奏。

他握着把手欢呼着,从未呼吸过的清冷空气在他身边流动,托着他和机械,往更高的地方飞去。

前方,更远的前方。
高空,更远的高空。

天色已经变晚,远处归家的人已经点起了火把,家里也亮起了灯。
鸟类像铺开的大网,在天边来回飞翔着,做好了归巢的准备。
但是没关系,那并不能打扰他的兴致。

他决定继续向前飞,去那边茂密的森林。或许他可以摘下树上还新鲜的松塔或者其他什么的,带回去送给他的助手,作为自己成功的证明。
于是 他更加用力地蹬着脚踏板,张开滑翔翼,飞向了树林。

然后

“砰。”

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击中了他。
而后,原本托着他的风忽然倒戈了,拽着他和机械都向着某个方向盘旋翻滚。

无数白色的东西从他眼前飞过,他瞪大了眼睛,发现飞走的是自己怀里的图纸。
一张张图纸像鸽子一样纷纷从他怀里钻了出来,迫不及待地振翅高飞。

他慌了,连忙伸手去抓。

可是身体开始变得麻木,他感觉寒冷,四肢也没了力气。
再也踏不动踏板,失去了动力的机械如同操作者本身,开始变得僵硬无力。

更加快速的下落。

树林里有火把的光芒。
还有人类的欢呼声:

——打中了!我打中了!
——褐色的!是老鹰吧!
——不,那么大的一只鸟!应该是天鹅!

他后知后觉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刚好看到一张被血染成红色的图纸从他胸口的位置飞出去。

来不及捂住被血浸透的伤口,
一阵巨响中,他和机械一起,撞向了茂密交错宛如巨网似的树林枝杈。

然后那些肆意飞舞着的图纸,一点点地打着旋,飞去了远方。
有的像想要投河自尽的姑娘,把自己浸到小溪里,直到再也看不清上面被打湿的文字。
有的则像是要自焚似的,撞上哪个燃得正旺的火把便扑簌簌地化成一缕青烟或者一捧飞灰,就此了却残生。

而更多的图纸 却像科学家的尸体一样

就那么消失了

再也没人见过

也不知道去向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