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加冬枣

梦到外面下雨,我在屋子里给植物分盆。
然后就看到一团白色的东西在窗户前面的树上上蹿下跳,周围还有狗叫。
我下楼去看,发现是一只白色的狐狸被一群狗围着堵在树上下不来。我心情愉悦地蹲门口看了半天热闹,后来感觉狐狸实在可怜才把狗撵走,狐狸便下了树。

因为外面还下着雨,我就拎了个纸壳箱子在院子里,给狐狸挡雨。结果它十分自来熟地往屋子里钻,想要进屋。
觉得狐狸大概不知道怎么去洗手间定点排泄,怕是要随地大小便,我就十分嫌弃地一把拎起它的后脖颈(哇手感超棒)又把它拽了出来塞进纸壳箱。
结果狐狸不依,继续往外跑往屋里钻,我俩就开始了拉锯战。
再后来不知道哪儿来了一只小鸡仔跑去了狐狸的纸壳箱里,狐狸立刻停止了在我手下的挣扎,掉头又开始钻纸壳箱。
它一进去,小鸡倒是从纸壳箱另外一边的小洞口里飞出来了。
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立马把纸壳箱的盖子一扣,把狐狸关进去了,同时警告它道:“你再乱跑被狗追我可不管你了”,本来还在箱子里胡乱抓刨的狐狸闻言立马安静,只从纸箱缝里拱出个小鼻尖四处嗅。

我又找了个纸箱当做小鸡仔的窝,也把小鸡仔养了起来,还特地放在狐狸进不去的车库。
但狐狸也不知道是天性使然还是记仇鸡仔骗它进箱,总想着吃了它。智商又被小鸡仔碾压,斗了好几年都没得逞,之后只能杀小鸡仔的同胞或者后代泄愤。
我最后看到的是,白色的狐狸嘴里叼着一只已经断气了的半大鸡的脖子,耀武扬威甚至是炫耀似得从已经成年了的小鸡仔面前走过。
血从伤口里流出来,滴滴答答地淌了一地(我为什么要收养你们两个冤家[允悲])

再后来我发现自己和朋友站在一个水果摊前,摊子上一边摆着香蕉一边摆着青枣(……对得我就是很想吃超想吃)
付完钱,和朋友往外走。
我已经忍不住一手香蕉一手青枣地默念在微博上看到的2:1的比率,然后吭哧吭哧一边啃一口。
吃完眼前忽然闪现一排白底黑字:「 」其实就是尸臭。
看到的瞬间本来被吓了一跳,但嘴里的味道倒是没那么难以接受。
可当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站在停车场的角落里哭成了狗。
只是一边哭还一边神经兮兮地直念叨:“我知道这个味道,我知道这个味道。我以前闻过的”
然后就和出了既视感一样地,我看到了很多灰白的画面:
认识的人在自己眼前被杀死了,凶杀将尸体埋在土里,我躲在一旁边哭边看。
受害者最终的遗言是“快点跑啊,别回头”
于是我照做了。
地下的尸体慢慢腐烂,味道一点点扩散出来,无处不在。
可我却害怕得什么都不敢想起来。
直到现在。

「我就在这里,你的脚下」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