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的长相和BBQ杀人狂魔

做了两段梦。
第一段是在商场里瞎转买东西的时候遇到了高中同学,她很紧张,拉着我的手说有人要杀她。我虽然很迷茫但还是很努力地安慰她,说没事没事,不会死的。
然后她就被人一箭射死了(我仿佛立flag狂魔)

本来热热闹闹商场也一下子空了,灯光全暗了下来。我一脸懵逼地东瞧瞧西看看,拎着我的购物筐打算去付款(……)
刚走了没几步,第二箭就射在我原来呆着的地方,箭头没进地里黑色的箭身还在微微颤抖。
浆糊一样的脑子忽然开始转弯了:哦这是来杀我了。
于是我抛下购物筐调头就跑。在梦里真是身手矫健,跟着凶手一路你追我赶地跑到了一处建筑废墟里。(我觉得原型其实是求生的某个地图,路太熟了)

应该是刚下完雨,地上很泥泞,坑坑洼洼的路面上满是积水。我就滑倒了。
很努力很努力地爬到一个钢筋材料的框架底部后,感觉已经被人追上了。那个人的影子都已经盖住我了。我只好很认命地趴在地上,然后咸鱼翻身。
凶手穿着一身黑,顶着一张我喜欢的演员的脸……默默地看着我……
唉那张脸我真喜欢……怎么看都看不够……
于是我就冲着那张脸发起了花痴[二哈]
凶手很懂我,平白站着让我看了半天,然后才微微一笑从身后掏出了一把箭,扬手,作势要射死我。
生死关头,我还是盯着脸看没动[允悲]

狗屎运一样的,那把箭有一部分射歪了,剩下的一部分都被横在我身上的钢筋当下来了,叮叮当当地掉在地上。
我还傻呆呆地盯着脸看,凶杀已经弯腰捡箭,又作势要弄死我了。觉得自己狗屎运没有第二次的我终于慌了。
凶杀一歪脑袋,露出了“这么害怕怎么还不赶紧跑你智障啊”的表情。
虽然不太清楚对方为什么放水,我也没问,只是从善如流地跑了。
身边还隔三差五地射来几箭,都偏了。

我趁机从地上拔走了几只箭,发现它们都设计的很巧妙,不需要弓,而是用手投掷来发射。莫名还自带命中加成。
越过建筑工架和各种障碍,我终于跑到了一个废土堆上,死路了。(真的是求生的地图!)
没办法只好躲在靠墙柱子的阴影里,想着凶杀来了我俩就比拼反应能力和速度,谁慢谁死。
正想着,凶杀已经大摇大摆地走到了我前面的月光下,然后站住不动了,只是遥遥地往我的方向看。
我一边想着这脸真特么好看啊,一边向他射击(……)因为有自带命中加成的关系,箭一根不差地全钉在他的胸口了。
凶杀一声没吭地就栽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本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想法,我飞速地跑了过去,继续盯脸看 ( • ̀ω•́ )✧ (没想到我颜狗的本质居然会在梦里爆发出来)
躺在地上装死的凶杀其实还剩最后一口气,倒也没和我挣个鱼死网破。而是很平静地对我说:“又见面了。你可能不记得了,因为前几次你都死了。但这次不一样……下次你就懂了。”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他,看着他咽下最后一口气,然后真真正正地平静地躺在地上,再也一动不动。无数箭矢没入他的胸口,高高低低的把他射的像个刺猬。血顺着身体流到地上,和他身下的水混合着扩散成一摊。失去了血色和生气的脸在月光下白得吓人。
我在尸体旁坐了一会儿,满脑子想的却都不是类似于“哎呀杀人了怎么办” “死人了要不要报警” “怎么处理凶案现场” 之类的想法。
我想的只有一件事:我这么喜欢的人,怎么就被我杀死了呢?

尸体真凉啊,硬邦邦的,不好抱。
还有一股死人味,凉飕飕地,不好闻。
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不喜欢。

===

第二段梦是被妈妈拽去参加什么野外bbq camping的活动,我是真的不想去但是被硬拽去了。
我爹最硬气,没有被拽去,我要向我爹学习。

camping的地点是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小镇上。
活动区域是一片很开阔的草坪,每个人一片区域。人挺多,很热闹。
不远处开始是一片森林,隔着层层树木之间的缝隙隐约还能看到类似社区中心的建筑。
秋季的阳光特别好,洒在干枯的草地上,四处都是金灿灿的颜色,看着就让人觉得心底发暖,莫名其妙地就很开心。

活动还没正式开始,每个人都在做准备工作:往自己区域的草坪上泼水。
那是一片很神奇的草坪,如果你往上面浇水它们就会飞快地生长起来,变成美味的野菜;和烤肉特别搭,就像鸡翅与啤酒那么搭一样。
然后我妈忽然慌了:出门前装好的水居然忘了带了。只有一瓶我的矿泉水,但怎么看都不够用。
其实没有水也没关系,野菜还会生长,只不过很慢。
我东张西望地四处张望,然后看到自己区域的角落里有一口压水井,我就很兴奋地冲过去,把自己的矿泉水倒了进去引水,之后开始疯狂地压水 (σ゚∀゚)σ 玩得超high!
隔壁区域的小姑娘看到了就跑来借水。回来和我说这水超好喝,甜甜的像里面掺了蜂蜜;拿去浇野菜效果也比一般的水好。
旁边的人听了便也来借水,本着为人民服务的态度我开始很认真地压水,真特么累。
累完了一回头发现我妈不见了,车也没了。桌上留个条:她决定回去接我爸……[允悲]
累成狗的我只好瘫在椅子上晒着太阳喘气。
隐隐约约地眼角余光看到由远处开来一辆大卡车。车身漆成红白斜条纹相间的颜色。大概是开了有一段时间了,车有些脏,溅了很多泥点子在上面。

本来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我却忽然浑身发冷,怕得浑身打颤,连滚带爬得往远处的森林里逃。社区中心在森林里,没有了那些金灿灿的热热闹闹的气氛,反倒是青青绿绿的很清凉的感觉。那里有很多车很多人,我却还是觉得不安
我东张西望,看到有一处窗户大开着,里面有老师带着学生们在玩游戏。我就翻身进了屋子,他们虽然很诧异地看着我却都没多说什么。屋子里有五个小locker,三个上了锁。我打开第一个locker,里面折叠着一个床垫,我把床垫拽了出去想把自己藏进去。藏到了一半我却忽然觉得不安全,太明显了。
第二个locker里是很多叠好的床单枕巾,门开得太急带出了几个。我越发觉得时间紧急,最后灵机一动把自己藏在了床垫里面,央求着边上的学生帮忙给床垫铺上床单。有个好心的学生照做了,我拉着他的手,又惊又怕地求他带着周围的人快跑,跑得越远越好。他将信将疑地看着我,我已经怕得缩进了床垫不敢再露头

然后外面是忽如其来得惨叫声,由远及近,由大到小。房间里开始混乱,跑步声哭喊声,乱作一团。然后又很快安静。很快房间里就只有电视的声音了。新闻在播报杀人狂魔的出逃,以往的凶案。受害人被抛开被肢解,如何惨不忍睹。我不敢看,只能躲在床垫里瑟瑟发抖,捂着嘴怕自己哭出声。“这是第三次了。”

这个念头忽然出现在脑海里,嗯是的,这是第三次了。我第三次梦到这个了。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些念头一出来我就冷静下来了,虽然还是很紧张但是已经没那么怕了。我放缓自己的呼吸,听到有脚步声从走廊传来。咯吱咯吱地。啪嗒啪嗒地。像是来人的鞋底沾着什么湿哒哒的东西一路走过来。

来人挨个房间搜寻,偶尔会传来新的受害人的惨叫。我没动。他进来我所在的房间了。穿着红色衣服的健壮屠夫,一只手是钩子(大概是海盗转行)钩穿locker,里面没有人。我从床单的缝隙里偷偷瞄他,他看了床垫一眼,径直走了。对方总共是三个人,其中一个已经死了。剩下一个屠夫一个小丑。要怎么活下去呢?

确认再听不到脚步声后,我小心翼翼地从床垫里爬出来。屋子里有很多血脚印,外面的走廊里四处都是喷溅的血液和内脏或者残肢。我只好又翻窗出去。原本热闹的场地现在已经空荡荡地没有人了。我一路潜行回了原来bbq的场地,躲在已经长得很高的野菜和草丛里(草丛永远是最棒的[允悲])

心里知道对方追杀的主要目标是我,其他人都是附赠的,但真没勇气站出来冲他们大吼向我开炮之类的话[允悲]所幸是第三次梦到同样的情景,自带挂。除了找机会报警以外还用别人落在地上的务农工具干掉一个[二哈]醒太久忘记细节了,但开挂真开心

(σ゚∀゚)σ 嘛最后我赢了。成为胜利者活下来了并且保存了记忆。真棒。不太清楚自己是真的做过一样的梦还是梦里的设定“这是第三次”所以才有相对应的记忆。总之第一段梦是真的第一次梦到,可能是因为我“第一次赢”[允悲]放水那么严重我要再输就太完蛋了……啊真累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