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脱逃

补了个觉,梦到和呆呆高达站在一个走廊里,在讨论应该挑战哪个房间来进行密室脱逃。
有的房间门口用红色箭头标记着,有的则没有。难度肯定也不一样,我们既想挑战个难点的却又怕没法通关,所以很难选。

正讨论着,忽然有三个不认识的人在身后出现,说要和我们组队。那边的领队人看了看呆呆和高达的称号(我忘了是什么哈哈哈哈)问他俩,你们都是偏智力型的吧?
呆呆说自己是智力和武力型两者兼中的,高达说她也是。
我本来还等着对方评论下自己的称号(一匹狼 ∠( ᐛ 」∠)_ 超帅的哦),好看看在别人眼里我是哪个类型的,结果对方很嫌弃地说我的称号既不像智力型也不像武力型,很莫名其妙。
我只好直接坦白说我是智障型的战五渣。[允悲]

对方说他们三个都是智力型的,加上呆呆和高达一起肯定够用了(所以我可以抱大腿了[二哈])。于是他就直接去推开了一间标有红色箭头的房间。
下一秒我们就被传送去了一个教室里。教室的门紧锁着,没开灯,也没有窗。所有的光源都来自教室里一个被打开的放映机。投影在映布上的画面正在进行倒计时,所以教室里的光源一闪一闪的,令人莫名其妙也有点不安。
我很自觉地找了个靠前排的位置坐下,还从课桌下面掏出了一个小本子和铅笔。正在数小本本有几页,上面写了什么的时候,放映片的倒计时结束,正片开始了。
内容没太记住,是好几句诗似的东西。还有一个很短小的短片。
有个姑娘从医院出来,走在树林小径里。天黑了,她开始摇摇晃晃。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她的脸消失了,像一个黑洞一样,上面开了一只水晶质地的矿物花。
最后有个声音说,时间不多了,你们只有一个小时。然后放映机就黑掉了。
紧接着房间里亮起来红色的微弱光,是教室后面的计时表开始工作了。
我一直低头像小学生抄笔记一样抄诗,别人则已经开始四下探索。
中间有一段忘了,总之就是 虽然说是给我们一个小时,但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死掉。就像影片里那个女人一样,一开始一切正常,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牺牲者会开始思维麻痹,动作迟缓,身体一摇一晃。接着便会从脸上长出花来。有矿物质地的蓝色金属花也有粉色珊瑚花,长长的一只从没有了五官的黑色面孔上长出来。人就变成了花的培养皿。
而所谓的一小时其实是我们所有人都死掉的时间。

那个领队人在死掉了两个队友之后开始抱怨,说从来没带过这么累的队。
我们仨大概是运气值破表了,所以哪次都没有事。我还说我们三个其实是幸运型的[允悲]
后来经过一系列的找资料和推敲剧情,我们东拼西凑出来一个很迷的剧情。
一切的凶杀其实是影片里死掉的小姑娘的妈妈,也就是医院里的护士。因为女儿在医院里感染了不明病毒丧命,母亲很伤心于是决定报社。
其实我们玩的不是什么密室脱逃,而是玩命游戏。
说出这个设定后,我们就听到身后的房门咔哒一声开了,有个女人的影子从门口投进来,说:你们赢了,可以出去了。
她就是整个事件的大Boss,护士麻麻。
犹豫了一下发现她真的没再做什么,于是呆呆和高达就从她身边鱼贯而出,我走在最后,发现领队人没动,就拽了他肩膀一下说“走啊?”
随着我的动作,那个人的身体转了过来,却露出了漆黑的没有五官的面容,上面长着一直细长的闪着晶体光芒的绿色花朵。
⊙∀⊙!于是,喜闻乐见地,我就又被吓醒了……
好气哦,我分明都敢对女鬼比中指了,居然还会被这种事情吓到,哼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