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

补了一觉,感觉很忙。
梦到自己打开了一本书,上面却没有任何文字,就和无字天书一样。
我一页页地翻下去,字却以画面的形式出现在我眼前。

记得最深的是一个叫 箕符之面 的故事:传说中有个医术很厉害的老太太,她来无影去无踪,总是用一张纸符帖在脸上,别人想找她也找不到,只是当家里有人伤重需要截肢的时候她才会出现。
她会佝偻着背忽然出现在伤者的床前,用贴着符纸的脸贴在伤者需要截肢的部位上来回观瞧。下一秒,患者需要截肢的部分就会齐刷刷地被她用看起来并不锋利的镰刀斩断。斩断处不疼不流血,甚至看不到伤口。
而残肢则会和老太太一起如同她来时那样,和她一起消失不见。
「大概是被她带回去吃掉了吧」
我当时这样想着。
「为什么会叫做 箕符之面 呢?因为没有人看过她符纸下的脸。」
想到这的时候,有着佝偻身影的老太太和那张贴着符纸的脸却又忽然在我眼前一闪,我才又仿佛灵光一闪般地纠正了自己「是因为她没有脸,箕符就是她的脸」

第二个故事隐约记得和狼什么的有关,还有第三个故事,我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只记得在梦里看完那些故事的时候,我兴奋不已。
捧着那些空白的纸,想着一定要写把它们出来。
有人给我端来毛笔和研好的墨,又坐在左边看我。我就立刻抓起毛笔开始在纸上写了起来。
「必须要快点写,一定要写完它们。不然这些文字就死了,不然这本书就死了。」
本来不会写毛笔字的我此刻写的飞快,从笔上流淌下来的墨却从浓黑一点点变成了鲜红,仿佛是我的心血顺着指尖流到笔上,再写到纸上一样。
我却不管不顾,依旧兴奋地挥笔疾书。
然后有人从我右边走来,端着碗对我说:先别写了,喝一口花生露吧。
我没空理那人,和没听见一样地继续闷头写。
“喝一口吧,快点,别写了,先喝一口。”
然而那人不依不饶地继续端着碗催我,硬是把书写到仿佛入了疯魔状态的我给唤了出来。
我虽然停了手却依旧极其不耐烦似得,拿过碗喝了一口。却不料喝洒了,花生露顺着下巴点点滴滴地就淋到了胸前的纸上。
我大惊失色,连忙低头去看。却看到纸上我原本写好的那些血红色的字,一个个都仿佛活了似得浮了起来,四下奔逃。
我一下子不知道是该惋惜还是怎样,就愣在了当场。
“你没时间了,该醒了。”
反倒是给我端花生露的那个人仿佛心情愉快了很多,笑着催了我一句。
「是啊,该去上班了。」
(˘•ω•˘) 上班这个话题太沉重,吓得我一秒就醒了。

醒来就觉得很可惜,分明看了那么多不错的故事,怎么就给忘了呢……
故事基本没记下来,那本书大概是已经死了吧 ( ・᷄д・᷅ ) 难过。
下次等我休息了,不上班的时候再来找我玩啊~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