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级谋杀

先是梦到自己经过一个走廊,关上身后门的一瞬间感觉空气仿佛被抽走了,就很慌忙地(从nowhere)掏出一个巨大的塑料袋想把自己的头套住,大概是觉得这样能多活两秒。
结果因为空气都被抽走了,所以塑料袋里也没空气,计划失败。我就只好转身疯狂敲门,敲到眼前发黑,直接断片。

等再醒来(还是在梦里),自己躺在一个大房间里,周围很多穿着统一白色麻质运动装的人跪成一圈,一个女体育教练一样的人在用我做反面教材:“很多人想的是,等我走进去之后再套上袋子,但那样其实是不行的。只有先套上袋子之后走进去才是正确的做法。很多人因为这种失误和走的太远的缘故而无法求助,最终因为缺氧而昏迷不醒造成脑死亡等一系列情况。”
我忍不住问她:“那接下来怎么办呢?”
她笑了一下对我说:“就死了呗。”然后又看看我,说:“你只是低氧状态而已,吐个十几次就好了。那么现在开始吧。”
接下来对面就站起了一个穿着白麻运动装的人,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弓背弯腰地一点点向我挪过来。
“说出你认为对方在这个世界的排名,然后杀死对方。”
“341。”对方后面还说了些什么,类似于给我这个排名的解释,大概就是我不够( )之类的。
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把对方按在地上了,还锁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说:“我不是341,我是1。我会把排在我前面的那些人一个一个地杀掉,来完成这一点。”
在我说话的时候,对方就已经从挣扎到安静,一动不动了。
女教练开始鼓掌,说:“你要知道,对方也是杀过人的。”
下一秒,我就看到了曾经医生装扮的对方站在楼梯的上方,倾斜着手里的瓶子,将一种液体倾倒在别人的脸上,身上。
一股浓烟升起,大概还有很刺鼻的味道,医生皱了皱眉后退了几步,把手里的瓶子抛在地上,尸体被毁得惨不忍睹。
映像结束,我说:“我也杀过啊,比他的多,也比他的好看。”

我在不停地给一个老奶奶手里塞着什么吃的,饼干巧克力冰淇淋,然后叫她好好活着,我要逃了。她一边抹眼泪一边似懂非懂地点头,却还想把吃的塞回我的手里。
“说好的只要我走了他们就不再计较,你本来就不认识我,我走了就不会牵连你。”
我有很多话要说,却怕说得太急太快她听不懂。分明马上就要逃跑,我却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好能再多和她呆一会儿。
然后忽然就有人敲门,我立刻从后窗翻出去,又从角落偷窥。
他们打开门,问不到我的下落,就用手里的农具杀死了她。
很多很多血溅得哪儿都是。
我转身逃进了车库,开着卡车就往外跑。
被发现了,一路上都有很多举着凶器的人追逐围堵。
“不是说好的我离开了就不会有事么?为什么说话不算数?”
“可你现在还没有离开,以后也没法离开。”
听到这儿我就很难过,躲过一边捅过来的巨大农叉,我反手夺了过来。本着“你们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们死的好看”的心态,怼了回去。
各种凶器,各种方式[二哈]血花四溅,和成了泥。
和B级片似的,虽然我很久都没看了[允悲]

大概是太久没看恐怖片了所以大脑自导自演地来了一段……自己还能当主角……
哇真刺激!(并没有[允悲])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类别
Links
Add Friend Form

Add this person to blog friend

来访人数
留言板